adc影院在线观看高清频道

“看,我都说了,无极的徒弟就是废物,连我这个老婆子都打不过!”

林萧怒气翻涌,极不服气地再次飞扑过去。

砰砰砰!

连续重拳击打过去,龙精虎猛,刚意十足,很少全力以赴的林萧,每一拳都能击穿钢板,可在端木医生那里却被挡的滴水不漏。

砰!

蹬蹬蹬——

端木医生终于退了一步,慢悠悠捋平长袍肩膀处被打皱之处,笑道:“还可以,也不算太废物。”

“哼!”林萧抖抖手腕,极为认真地盯着端木医生,心中的惊讶翻江倒海,他实在没想到对方竟如此难缠。

双方四目灼灼对视,仿佛有无穷的战意从眼中渗透出来。

“好久都没跟人动手了,今天老娘就跟好好玩玩……”

砰!

办公桌被端木医生一脚踢成两截,化为木头雨疯狂砸向林萧。

笑容暖暖的清纯邻家女孩户外图片摄影

咔嚓!

林萧高抬腿竖直劈下,凌厉一击将办公桌再次分割,两截木板擦着他的脸颊飞射过去。

哗!

端木医生快速闪身过来,让林萧眼睛一花,下意识地抬肘横挡,刚好与对方拳锋撞击在一起。

砰!

“小子反应不错!”

“比强!”林萧冷笑,飞起一脚横踢,直取她的脑袋。

哗!

端木医生侧身闪过,腰身柔软的像水蛇一样。

如此灵巧敏捷的身形,让林萧的心陡然一沉。

“哼!”不服输的林萧不愿意接受自己连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都拿不下来,瞬间提升专注力,开始认真对待。

认真起来的林萧强的离谱,一拳一腿都仿佛充满了天崩地裂般的威势,将端木医生步步逼退。

呼呼——

端木医生毕竟年老体衰,与正值当打之年的林萧比起来,体力就是劣势,即使她战斗方式非常犀利,身体素质极强,也依然渐渐落入下风。

“好小子,看来小看了,只可惜……”

砰!

端木医生飞身一脚逼退林萧,冷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浪费了超级药浴。”

“说我浪费就浪费了?无稽之谈!”林萧进攻更加猛烈。

拳风呼啸,劲腿横扫。

乒乒乒乓——

室内很快就变的无比狼藉,家具、桌椅板凳、书桌书架,被破坏的一塌糊涂。

“说还不承认,这点实力,根本没达到超级战士的程度,差的远。”端木医生讥讽道。

“放屁!”林萧深吸口气,将拳力发挥到极致。

轰!

一拳砸穿墙壁的林萧抽拳后退,冷冷说道:“为什么不还手了?”

“打败没意思。”端木医生声音平淡地说道,“还不如跟那几个老家伙玩呢,今天我累了,走吧。”

林萧又气又笑:“不知所谓,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毒医生罢了。”

“恶毒医生?”端木医生目露诧异之色,“小子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少给我装蒜,用活体来做实验,还研究出毒死病这种恶毒病症,就是为了谋取私利,为拜龙制作新的毒药,简直丧心病狂。”

端木医生突然静止不语,一双眼睛里闪过惊疑,似乎失忆症又来了,茫然地喃喃道:“拜龙这家伙——搞什么鬼?”

林萧微微皱眉。

刚才就发现这个端木医生好像脑袋有点问题,似是有短暂性的失忆症,此刻又表现出来,并不像故意假装。

“活体?”端木医生的声音渐渐变的冷淡,“我不懂在说什么,我拿来研究的都是死人,而且是被毒死病折磨而死的人,哪来的活体?”

林萧被气笑了,狞声道:“还在狡辩?听不到那些惨叫声和呼救声吗?敢做不敢认吗?”

“惨叫?”端木医生双眼茫然。

四周静悄悄的,室内的隔音非常好,别说惨叫声,就算放炮都未必听得见。

林萧怔了怔,指着门外说道:“装什么傻?去通道里听听那些惨叫,如果不是在做实验,他们会变成那样?”

端木依猛地转身,快步走向门外,一分钟后慢吞吞地走了回来,神情似是有些不正常。

“拜龙这个混蛋,竟然敢骗我。”

看着失神落魄的端木医生,林萧不仅意外还非常诧异,心想难道这老婆子竟不知外面发生的事?

“我一直在实验室做实验,想要研究出治疗毒死病的配方给无极那老家伙看看,没想到竟中了拜龙的

圈套——”端木医生声音颤抖,似是被外头那些惨叫吓到,亦或是为自己的行为在深深忏悔。

“无极老头精研医生与毒术,老婆子我却对毒术有所欠缺,我就是想证明给他看,我端木依也可以精通毒术,我——”

砰!

端木医生一脚踹烂椅子,咆哮道:“我一定饶不了他!”

疯疯癫癫的端木医生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仿佛身上蛰伏着一座即将爆炸的火山。

听到‘端木依’三个字,林萧却是目瞪口呆。

教堂外,许多虔诚信徒正排着整齐的队缓缓进入,不远处的角落里,高海剑皱眉盯着大殿入口,心里颇为担忧。

刚才亲眼看见林萧被抓入教堂,却一直没有动静传出来,这让他很是担心,虽说他对林萧的实力非常有信心,但毕竟这地方太古怪,万一发生不测,连救援的人都没有。

“海剑,要不要行动?药龙王大人都被抓了,咱们不能死等啊。”另一个方向,泰森急的抓耳挠腮。

“急个屁,老大能被轻易抓到么?他一定有计划,我们再等等。”

四周埋伏了不少药龙神殿的高手,将教堂隐隐包围。

络绎不绝的虔诚信徒像蚂蚁搬家似的,不停朝教堂里行去,看样子今天要举办盛大的仪式或是典礼。

等了几分钟,信徒们全部进入,高大的殿门缓缓关闭。

高海剑的心里七上八下,他发给林萧的短信如泥牛沉入大海,丝毫回应都没有,事情诡异的让人害怕。

轰!

忽然,一声短促的震动从地下传来,让高海剑的心脏像是被一张大手猛地揪紧。

“不等了,我们进去!”

高海剑迅速从阴影中冲出来。

此刻正值教堂早会时间。

每天早上都会有几百上千的人前来开会,聆听教义接受主的旨意和安排。

高海剑毫不犹豫地推开大门,笔直挺拔的身形像利箭似的立于正中位置。

一双双诧异的眼睛,齐刷刷射过来。

大殿高台正中讲台之后站立的苍老教士,正端着圣经默默诵读,冷不防被人打断,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