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之家app2018

一个时辰后,夕阳下,雨灵玉境永不停息的温雨中,在这个山坳里,雨滴娘低头左右审视着自己闪烁着星星点点幽蓝色彩的身体,无比诧异。

身前,人仙柳牵浪和娘彩虹神女皆是微微颔首,眼中充满赞许之色。

“恭喜雨滴娘巧缘修炼成功雨灵神功,以后这颗龙珠任你操控,翔天穿云,惊慑寰宇天下。”柳牵浪看着雨滴娘无比惊异的眼神说道。

“是的,滴娘!那个恶鬼处心积虑修炼了十几年万年的雨灵神功,到头来却弄得一个毁灭的下场,而她的所有雨灵真气都倒流进了你的体内,反而成全了你,让你这个一点仙法未曾修炼的神体,一日之间拥有了无上雨灵神力和龙灵气息,从此步入仙修大道了。”看到雨滴娘还是不明白,彩虹神女又解释道。

夕阳残红,洁白玉山羞红抹抹,山坳中无数雨灵花儿迎雨笑靥,雨滴娘窈窕婀娜的身形种种离奇的变化后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但是她感到体内蕴含无限力道,胸涛滚滚,如沧海横流,忍不住尝试催动了一下娘和人仙柳牵浪所说的雨灵神功。

雨滴娘只是心念稍稍一动,登时身形飘若纤云,一种巨大的升腾之力立刻把她带到了千丈高空。雨滴娘不由心中狂喜,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这般翔天掠云的快意。于是单掌托着龙珠,眼闪清灵神色,在无限天宇片片傍晚彩霞之中奇出异没,阵阵恣意流飞,不时传来咯咯的欢快笑声。

“这孩子有如此造化,我这个当娘的多少心里也有一丝安慰,十万年来本神女都不曾一刻为她做点什么,而让她一直生活在白魂婆的鬼掌之下。也算这孩子命大吧,眼看这个恶鬼就要修炼成功了,我们也出现了。”彩虹神女自责中不无后怕的说道。

“大道从来都是善缘好运,雨滴娘生性纯良,感恩戴德,一直认为是白魂婆真心真意对她好,所以十万年来,始终尽心尽意的为这个恶鬼耗费神元为其召唤龙珠的强大龙魂灵力。结果善恶自有结果,这个世界,永远都还是善良胜过邪恶的。”柳牵浪似劝慰也似感慨的说道。

“嗯!正灵童子的确是大智大慧之人,如此洒脱大气看来皆是源自心里无私天地宽,一句善良好运让本神女受教非浅。”彩虹神女微微颔首,抬眸看着爱女还在夕阳渲染的云霞中欢笑飘飞,与无数雨灵鸟追逐回旋,胸中无限畅快。

“有些事,前辈也该释怀了,雨王似乎也是悔恨非常,看他的神情举动显然对前辈仍是情谊未绝。当年他和诸位界王被恶鬼所迷,其自愿不假,但晚辈想,那些恶鬼既然是邪物,自然也少不了诱惑的伎俩。

所以说诸王当年犯错,一半是自愿,也有一半是受鬼物诡异手段迷惑的。”柳牵浪思虑再三,还是希望看到彩虹神女能够和雨王重修旧好,所以说出了自己本不该说出的话。

Flower与美女

“正灵童子的一番好心本神女心领了,但是当年被抛弃之恨犹在刻于心,岂是说忘就忘的,对雨王旧爱虽有,但恨之更切,以后已无回头之路,本神女只希望安生平静,到流音潭以朵朵洁白的雨灵花儿为伴,对月听风,抚琴赏花,一心悟道就好。”

“至于滴娘既然已是步入仙道之人,她又是这颗龙珠的护灵使者,本神女认为她和雪王的两位王子天修地炼,以及其他五界国的龙珠护灵使者随你而去,会更有前途的。”彩虹神女听到柳牵浪再次提到雨王,心里不由一颤。

其实她岂不想和雨王重修于好?但是陈年旧恨,自尊心冰傲作祟,堂堂一位王后岂能如此低声下气忍了当年受辱之事,故而如此说道。

柳牵浪闻言,虽然听到对方言辞决绝,但是神色之间多有怀恋之意,再加上之前在幽灵舟内看到对方泪眼目送雨王落寞离去身影的情景。故而柳牵浪十足的认为二人终究还会有花好月圆那一刻的,自己既然赶上,不妨解了二人之间的疙瘩才好。

于是柳牵浪微微一笑,道:“这恐怕只是前辈一厢情愿,我看雨王是再看不下去前辈孤单受苦,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回到他身边的。如此这样,那中间岂不是千弯万转,彼此苦断愁肠,前辈哪还有心思静修。不如前辈干脆说来,要雨王如何做,前辈才可释怀?”

“这?”彩虹神女闻言,一想也是,不过实在没料到柳牵浪会这样逼宫似的问自己,不由有些支吾,不过既然对方问了,终究还是要回答的,于是道:“哼!如果他能够做到四件事,本神女就答应和她重归于好,否则想都别想!”

“还请前辈明言,不知是哪四件事?”柳牵浪一听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对方还是有意的,只是用些许事找些心里平衡和挽回当年受到伤害的自尊而已,于是赶紧问道。

彩虹神女略一沉吟,道:“第一,要把现在的雨神族界国所有臣民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第二,要把雨神界国迁回当年的十四届国的国土。第三,需要滴娘自愿认他这个父王。第四,如果以上他都做到了,要重新隆重的迎娶本王后。”

柳牵浪闻言,听起来四件事都十分苛刻,但是件件入情入理,恢国迁土是谓忧国忧民,公主认父乃是认祖归宗,重新迎娶并不足以抵消十万年凄苦。如此四件雨王绝无不答应之理。

“好!前辈果真不愧是一界神国的王后,心怀万民,母仪天下,晚辈敬佩。这四件事晚辈一定转告雨王,相信他一定会做到的。”柳牵浪说道。

……

“喎!我说正灵童子我怎么看你也不咋地呢?好不容易就要回到我和主人的二人世界了,你怎么非要把主人往那小子身边拉呢?你简直坏透了!呸!”蹲在彩虹神女肩头的雨灵鸟儿雨儿听到柳牵浪竟然当起了和事老,一张圆脸拉个老长,厌恶至极的一直瞪着柳牵浪。

可惜柳牵浪这个眉没眼高低的,竟然一直没体会到鸟心,也没照顾雨儿的一张鸟脸,这使雨儿大为恼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喳喳就是一顿斥责,临了了还吐了一口。

柳牵浪闻言,不由哈哈大笑道:“雨儿前辈,你放心,到什么时候你都是彩虹前辈的心肝宝贝,就算雨王也没有你在彩虹前辈心中的地位高。对吧,彩虹前辈!”

“嗯!在这个世界对本神女永远最好的,那就只有雨儿了!”彩虹神女抚摸着肩头还在生气的雨儿的胖乎乎的脑袋说道。

“切!这话还差不多!”雨儿一听,两个人都恭维自己,才消了一点气。

“娘!你看那是什么?好可怕呀!”二人一鸟正在说话的时候,自空中翩然飞回来的雨滴娘,站在高空数百丈的位置停了下来,望着王宫之前白魂婆待的那个寝殿位置用纤臂指着说道。

柳牵浪和彩虹神女闻言,不约而同的飘飞到雨滴娘身边,然后顺着雨滴娘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座寝殿之内像是着了火一样,殿内正汩汩的从四面殿窗向外翻滚着漆黑的烟尘。

柳牵浪凝神注视了一会儿,道:“那是幽冥之气,寝殿内一定有什么幽冥之物,因为白魂婆被咱们消灭了,同时也毁了她操控的那个阴冥之物的禁制,以至于它的幽冥之气外泄。”

“哦!一定是那段幽冥之域的幽冥竹,我亲眼看到六个恶鬼砍下那段幽冥竹的,好像里面藏着七颗龙珠。他们准备要在那里分的,结果吵了一通,因为六个龙珠而七个鬼没法分,所以就暂时由白魂婆抱回来保管,好像约好了,今天太阳一落山,五个恶鬼再来这里,讨论怎么分!”雨灵鸟雨儿很得意的说道。

“嗯,有道理!雨儿所说不错!”柳牵浪点头赞成,并看向雨儿。

不过雨儿一看柳牵浪仰慕的看向自己,一声冷哼把头转向了一边儿,没搭理他。

“呵呵,看你,又小气了!”彩虹神女看着雨儿笑道。

然后又将视线移向柳牵浪道:“怎么还会有龙珠,而且还是七颗?”彩虹神女感到有些诧异。

“是的,我也很奇怪,那七颗龙珠好像是什么飘零鬼域的,就是七个恶鬼最初待的地方。昨晚我和雨儿偷听他们说话,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他们从那个飘零鬼域偷出来的。他们还担心什么七阴郎要追讨的。”雨滴娘突然想起昨夜偷听到的话。

“就是,当时我们是一起听到的,后来我装傻还骗过了六个恶鬼,否则小妮子小命儿都没了,你可以后好好尊敬我,我是你的救命恩鸟哦!”雨儿很得意的插话说道,顺便关照了雨滴娘一句。

“嗯!雨滴娘催动龙珠,进去时那些幽冥之气自然就会被龙灵之气吞噬,其内的幽冥之气也会被压制回去的。”柳牵浪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七颗龙珠的存在并说道,然后率先朝寝殿射去了。

后面彩虹神女和雨滴娘看了一眼西方羞红的夕阳和漫天彩霞,也在簌簌温雨中朝那个位置飘去了,不过动作并不快。

“切!二愣子!瞧他德行,怎么和雨王那么像呢!”彩虹神女肩头的雨儿看到柳牵浪得嗖的先飞去了,翻着眼皮嘟囔着。

柳牵浪飞在前面,用意自然很简单,怕里面隐藏着莫名的危险伤到彩虹神女和雨滴娘二位刚刚团圆的母子,故而先行,如果发生意外,自己可以先破坏掉。

柳牵浪也自怀中的唤出一颗龙珠,拖在手里蓦然射入了寝殿之内,在强大的龙珠频频龙灵之气的光涛中,那些滚滚的幽冥之气霎时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但是柳牵浪视线中却看到一条大缸粗细的漆黑鬼蟒缠着一段丈余长的鬼绿冥竹,吞吐着蛇芯,口中喷出着红中带绿的鬼火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