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为什么不能看了

叶凡要找的房子其实就在龙都传媒大学附近,距离地铁站很近,加上周围都是学校,不愁没有生意。

千万不要小看现在学生的消费能力,其实我国大学一直有个弊端,或者说是绕不开的方面。

那就是学生在没有赚钱的情况下,先在大学里学会了花钱。

这也让很多小额信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他们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校园贷。

后来的一些裸贷,就是这些人弄出来的幺蛾子,学生还不上不要紧,还有爸妈在啊!

叶凡来到传媒大学附近,感觉整个人都重返十八岁。

当你身处一个年轻人的环境里,很难不把心态放轻松。

“大叔,你是来干什么的?招人么?”

跟叶凡搭讪的女学生很好看,有点类似于圆圆,清纯动人。

一身白色连衣裙,反而显得她更加骨感,虽然没有波涛汹涌,但却小家碧玉。

“额,其实我是来租房子,就在这个位置。”

叶凡将手机递过去,给女学生看了一眼,其实他在传媒大学附近租房,也有以后招学生打工的意思。

戴着草帽美少女甜美草丛间高清写真

“这个房子…”女学生秀美紧蹙,显得很是紧张。

“怎么了?我看价位很合适啊,三居室才这个价格。”

叶凡纳闷地问道,他毕竟不在这附近混,很多事情不清楚。

“大叔,我劝你最好不要租这间房子!无论房东怎么说,你都不要租!甚至是他给你减免房租!”

女学生说完就要离开,“我要上课了,大叔,有缘再见吧!”

叶凡虽然纳闷,但也没有再询问对方,人家只是好心问一嘴,他上杆子就显得掉价了。

至于那间房子,叶凡是一定要去看看,毕竟他现在手头的钱看似富裕,一旦投入到生意里,瞬间就没。

租房软件推荐的房子就在学校一公里左右,而旁边则是公寓,开个啤酒广场,肯定不缺客户。

“喂,你好,我来看402!已经到地方了!”

叶凡随即拨打了软件上留的电话,本以为是个中介,却没想到来的是个五十岁的中年。

一双黑色懒汉鞋,白色跨栏背心,龙都老大爷的标配。

“你来看房子啊?走,上去瞅瞅吧!”

叶凡点了点头就跟着过去。

让叶凡纳闷的是,这栋楼住户几乎都在出租,很少有留下来住的。

“大爷,你们这的人,都发财了?这么好的房子就租出去了?”

叶凡注意到一楼的明明是刚装修好的婚房,现在直接出租,本就有猫腻。

中年人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回了一句:“你来租房子,管我们这些人的生活条件干什么?”

“呵呵,我喜欢唠嗑,就是随口一问。”

叶凡心中清楚,这房子一定是某方面有问题,一会儿肯定还能杀价!

“嗡!”

叶凡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水晶头骨放出预警。

两人进屋后,叶凡观察到三室两厅140平的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家具应有尽有,无论是采光,还是通风都不错。

唯一不好的地方,即使是现在大夏天,进来后都会觉得一阵阴冷。

“房子咋样?押一付三,按年付账,还能便宜!”

中年人搓着手掌,很是紧张,他的房子已经租了有一段时间,却始终没有人过来住。

“大爷,我觉得你这房子吧,有点贵!”

叶凡笑着说了一句,房子肯定有问题,中年人压根没跟自己说。

一旦跟他签订了合同,叶凡想走,那肯定押金不退。

既然对方跟自己耍心眼,叶凡也不会客气。

“有什么问题?我去年才装修过,之前是小姑娘住,收拾的干净利索!”

中年房东有些不满地说道,“你是不知道龙都的租房市场么?这还贵?”

“那我想问问,那个小姑娘现在去哪了?”

叶凡问完,中年房东整个人一愣,随后额头上冷汗直流。

难怪楼道里一阵阴冷!看来这里肯定死过人!

“大爷,咱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个价格,让我豁出生命危险,肯定不行!”

中年房东显然不想让叶凡就这么离开。

“小伙子,有话好商量!我看你诚心想租,这个价格,咱们还能降一点!”

“呵呵,老奸巨猾!”

叶凡心中暗骂一声,也没有多说话。

他在等待中年房东开口。

“你这样,现在是五千一个月,我给你四千五,再减五百,行不行!”

中年房东红着眼睛问道。

“三千,我直接交一年,行咱们就签合同,不行拉倒!”

三居室,三千一个月,叶凡自己都没想到有这么好的事。

当然一般人肯定不行,因为住在这地方,肯定心里有芥蒂。

但是叶凡不怕啊,他本来就觉醒了梵神的回忆,荒岛上的神还收拾不了一个冤魂?

中年房东有些懵逼,毕竟叶凡这一手砍的实在太厉害,犹如屠龙刀!

“你…行,我租给你了!”

毕竟房子已经空了小半年,他可损失了不少钱,突然有个人愿意租一年,他求之不得。

叶凡当即便和房东出门,两人找了个咖啡厅就敲定了合同。

“白纸黑字签完了,你住这房子,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别找我!”

中年房东留下两套钥匙,说完就离开了。

叶凡很痛快,直接交了一年的房租,可算不用住柳氏集团的员工宿舍了。

并不是说那里不好,而是总给叶凡一众寄人篱下的感觉。

叶凡已经在荒岛上自由惯了,让他给别人打工,实在是受不了。

简单收拾了行李后,叶凡就打算先回去布置一下。

“瑞秋,你和小花什么时候回来?本钱我弄了一些!租了个房子。”

“很快,一个礼拜左右,你别着急,先出去住着,等我们就行了。”

瑞秋语气很是匆忙,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叶凡无奈只好先行一步离开,虽说是租的房子,但是至少一年,这里都是他的家。

简单铺好被褥,清洁了一下屋子后,叶凡便打算下去转转。

以前在龙都工作的时候,他根本没有享受生活的权力,甚至都没有去过传媒大学。

这周围晚上都会有夜市,叶凡本来就是个对饮食没有太多要求的人。

当然在荒岛上生活过后,他对食材倒是蛮偏重。

夜市低廉的价格虽然亲民,可有一说一,便宜没好货,有些东西确实是假货。

叶凡无奈只好找了一家兰州牛肉拉面解决吃饭问题。

今天是他刚搬过来的第一天,还没来得及置办厨具。

“大叔!好巧啊!你也喜欢吃面?”

“咦?你也在啊!呵呵,咱们拼个桌?”

看到“圆圆”也在,叶凡很是高兴,两人正好搭个伴吃晚饭。

“你的房子租的怎么样了?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陈莉!”

陈莉大方地伸出小手,叶凡也不扭捏,轻轻一握,两人算是正式认识。

“还行吧,三千一个月,我直接掏了一年的房租!”

叶凡笑着说道,还不忘吹嘘一下自己的砍价功力。

“你最后租的是那里?”陈莉的眼神显然有一丝慌乱。

作为朋友她想把事实告诉叶凡,但是又怕对方不信。

“我知道那里曾经死过人。”叶凡如实相告。

能够对陌生人如此提醒,至少说明陈莉是个善良的女孩。

“大叔,那里真的是一间凶宅!你自己住一定要小心!”

陈莉显然胃口不佳,这顿饭两人草草吃过,相互留了个电话,便各自离开。

叶凡打了个哈欠,找房子,签合同,外加搬家,他这一天还是很累。

“噌!”

正当他走进楼道时,灯突然熄灭了!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